1级:可能伤害他人,但他们对自己的行为有一定的反思

简介: 1级:可能伤害他人,但他们对自己的行为有一定的反思,也会表现出懊悔。

最近悬疑剧扎堆回归,不过真的能够引人入胜的作品确实不多。

宋钟基的《文森佐》,更像是一部典型韩流,流畅成熟的下饭爽剧。

不差钱的李瑞镇的《时空追捕》,也和之前的良心小众好剧《365:逆转命运的1年》《空洞Kairos》有太多相似套路,不再新鲜。

最喜欢的追更剧《怪物》,不得不说,细腻的细节,演技的张力,都建立在节奏一度过于缓慢的基础上。

然后,新的悬疑剧开播了,我本来还有些兴趣索然,结果,首播两集之后,即使最近再忙,也决定当天追更——《窥探》/《Mouse》官方简介:故事就是围绕着一个深刻的主题:如果可以通过胎儿基因检测,提前确认他/她是否为精神病患者,您是否会选择生下这个确认为反社会人格的孩子?

去年的《恶之花》《虽然是精神病但没关系》都做了非常深刻新颖,又具有可看性的探索。

我也借着十多年来,看各类犯罪剧的兴趣,和《恶的科学:论共情和残酷行为的起源》这本冷门小众书,分析过两部剧都在讨论的一件事:因为共情缺失导致的先天人格障碍,会不会必然引发后天的“恶”?

李准基惊艳绽放9分《恶之花》,先天人格缺陷vs后天恶的习得?

金秀贤徐睿知惊艳爆款新剧:与众不同的个体,可以不卑不亢地活着前两集的节奏,演技,故事刺激度和悬疑设置,都算可圈可点。

上来就是道貌岸然的“人头猎手”和20具无头尸体,以及世代遗传的连环凶案基因。

相较之下,李胜基为代表的,善良共情能力强的正派还没铺开,正义一方的努力当然值得称赞,只是抓住凶手,远不是结局,才是开始。

而且我会不由自主,开始从新的角度,思考由这部剧引发的很多问题。

01 根深蒂固的刻板印象 VS 源自未知的误解第一幕就格外冲击,一个本该天真浪漫的孩子,面对弱肉强食的捕杀,异常兴奋。

而且是从小开始,天生的言行举止,就让人不寒而栗。

这也就是,我们听说过的“反社会人格”。

《恶的科学:论共情和残酷行为的起源》的作者,剑桥大学精神病理学教授西蒙·巴伦-科恩,将共情机制分出7个等级。

6级:高情商者,始终关注别人的感受。

1级:可能伤害他人,但他们对自己的行为有一定的反思,也会表现出懊悔。

0级进一步细分为负面和正面五种:1)零度负面P型“反社会性人格”——不择手段地满足自己的欲望,遇到一点小小的阻碍就会暴力相向,对别人的情感完全麻木,对他利完全漠视,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没有是非道德观念。

2)零度负面B型“边缘型人格障碍”——往往有自我毁灭、愤怒和情绪波动,很容易陷入非黑即白的极端思维方式。

虽然共情缺乏,但是系统化的能力格外强大。

电影《雨人》,还有小精神里的吴政世饰演的哥哥,有缺失,也会有补偿天赋。

中年演技派黄金配角吴政世:无名剧抛脸也能迎来人生的春天他们出问题的,是错误的认知。

我们认为善良正义的东西,对他们没有约束力。

同样,他们也不能认识到,对别人的伤害是错误的。

他们不仅不存在我们印象中的思维混乱,甚至会比正常人更加条理清晰,逻辑严密,这样才能更好地隐藏自己与众不同的1%,混迹在人群中。

无论一个人是沿着怎样的道路走向零度共情的,也不论正负面,他脑中正常的共情基础(即共情回路)都肯定出了问题。

我们从电视剧里看到的连环凶手,九成以上,不是有过幼时被虐待的悲惨童年,就是天生的人格障碍。

但诱因远比我们想象得复杂,下图也只是目前研究的方向,仍有未知领域。

这才是问题的关键——比失常行为,更致命的是“心盲”。

事实证明,一个在共情量表上得分较低的人,完全可能在干预之后提高共情。

而良好的家庭教育,可以预防很多悲剧。

但我感受到简介里说的,这是不同于以往同类题材的新尝试。

这部《窥探》也正好展示了,与小精神和恶之花截然不同的另一种可能——无法抵御和救赎,堕入深渊。

当看到全剧隐藏oss小时候的孤僻和困惑,看到眼中空无一物的孩子,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走进神像,质问:在你眼中,我也是如此格格不入吗?

在一系列阴差阳错之下,最终开始了“与生俱来"的捕猎天性,还暗戳戳留下了蔑视神的标志。

正面引导这些与众不同的人的成长,实际操作起来仍有很多无解问题。

2.缺乏共情,一刀切地扼杀,是正确的吗?

我非常期待,这部剧对这个主题的引申讨论。

虽然没有对错之分,但是成为公共议题的讨论过程是必要的。

02 恶之平庸《窥探》很好地通过倒叙,插叙的剪辑,塑造了一个斯文败类,非常会掌控人心的“人头猎手”。

在揭露和铁证之前,他就是一个著名医生,家庭美满,期待孩子降生的好父亲,好丈夫。

所以在里,包括狱警都对他,莫名害怕的时候,第一次看见他的男主说:“原来他和我们一样啊”。

是的,恶其实就是如此的平庸。

我非常喜欢这样的影视剧作品,因此在刺激之余,或多或少,都会将这种”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重要议题,代入普通观众的世界。

研究这些看似不应该存在的人,不是为了开脱,美化他们错误的行为,而是为了能从教育的角度,去修正这些先天,乃至后天人为的不良偏差。

精神病学需要重新思考共情的重要性,也是在探索,除了先天人格障碍以外,普通人的后天恶的习得,那些人类残酷行为的本质。

犯了重罪的人,即使没有表现出长期的共情损伤、不能诊断为人格障碍,但很多犯罪者,在过程中,最起码是经历了一次短暂的共情障碍。

至少现行权威的DSM-IV《精神障碍诊断与统计手册(第四版)》里的297种障碍,只能把人分为,普通人和精神病患,医学和精神病学的分类亟需添加一个名叫“共情障碍”的类别。

这些片刻的“共情腐蚀”,诱因其实和先天障碍也是相似的。

最著名的“雪崩之下,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的链条:A某:我没有抓人,我只是应上级要求,把一张本辖区内的犹太人名单交了出去。

B某:我接到命令到清单上的地址去逮捕这些人,并把他们带到火车站。

E某:我的工作是关上车门,火车去哪里、为什么要去都不关我的事。

数理论家汉娜·阿伦特,在庭审中发现设计上述杀人链条的阿道夫·艾希曼不是疯子,他就是个相当普通的人。

从A、B、C到Z,可能谁也不是毫无共情的人。

但是在扮演完这个大中的小角色之后,他们照样会回到家人或爱人的身边表达共情。

共情回路是如何不可逆转地关闭,或至少关闭很长一段时间的?

如果零度共情真是一种神经失能,那么这样一个罪犯又能为自己的罪行承担多大的责任呢?

19年的高分台剧《我们与恶的距离》,将这个问题和延伸,作为全剧最冲击的高潮,最深刻的留白。

我期待《窥探》会有更多的讨论和诠释。

因为很可能事实不是我们顺理成章想象的那样,有明确合理的因果关系。

03 关于三观一旦牵扯到是非对错,就避免不了三观的碰撞。

上述问题很容易,引发不同的观点,关于自由意志的辩论:如果因为零度共情而“看不见”自己对别人的感受造成的伤害,那他应该得到的就是我们的同情,而不是惩罚。

可是,这对无辜的受害者,合理吗?

我赞同《恶的起源》的作者,就和《我们与恶的距离》里吴慷仁力排众议去为凶手辩护的心态相近。

如果是重罪犯(比如谋杀),有三个正当理由处置罪犯:保护社会,避免此人再次犯下相同的罪行宣示社会对此类罪行的不认同为被害人(或被害人的家庭)伸张正义如果因为缺乏共情,沟通不畅,社交能力不足,各种外因而犯下较轻的罪行,至少简单粗暴一刀切的扼杀,不是根治途径。

“如果我们把另一个人当作十足的恶人,那就是没有把他当作人类看待。

如果我们承认每一个人的内心都有善念,即便那只占到他们全部身心的0.1%,那么在关注他们的善念时,我们也就把他们看作了人类。

认可、关注并且回馈他们的善的部分,就是在帮助他们的善的部分成长,就像在沙漠中浇灌一朵小花。

04 关于主演从男女主到黄金配角,都是很不错的演员。

李昇基 ,李熙俊,朴柱炫 ,景收真,还有可爱的屁股,拿过最佳儿童演技奖的天生演员。

盛开在凡世的山茶花真的不是为了故作高深,才写了这么一堆文字。

只是看了十几年,各种国家,语种的犯罪悬疑剧,相似的剧情套路太多了,剧情以外的创作初衷和可以引发我的新思考,大概就是我持续追剧的最好动力了。

不用太较真,不过是另一种方式的娱乐而已。

芸芸众生里,保持自己的独立思考,最重要,也最自由快乐。


以上是文章"

1级:可能伤害他人,但他们对自己的行为有一定的反思

"的内容,欢迎阅读石头游戏网的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