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如李碧华在《青蛇》中致敬张爱玲的"红攻瑰与白玫瑰"说道:“每个男

简介: 正如李碧华在《青蛇》中致敬张爱玲的"红攻瑰与白玫瑰"说道:“每个男人,都希望他生命中有两个女人:白蛇和青蛇。

作为女性作家,往往脱不开男女之间感情的内容。

不论她华丽如一场旧梦的《胭脂扣》,还是缠绵三生三世的《秦俑情》,迷恋与背叛的《霸王别姬》,但她善于把一些严肃题材托笔于言情,以乱世作历史背景。

小说中充满了对于男性的批判,他们往往造成了敢爱敢恨女性的悲剧命运。

《青蛇》中,白素贞试图把她的耳闻目睹,以显浅话语给小青细数前朝:“苏小小的男人,叫她长怨十字街;杨玉环的男人,因六军不发,在马鬼坡赐她白绫自缢;鱼玄机的男人,使她嗟叹‘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霍小玉的男人,害她痴爱怨愤,玉殒香销;王宝别的男人,在她苦守寒窑十八年后,竟也娶了西凉国的代战公主;…

”《胭脂扣》剧照传统的才子佳人小说,一般遵从“私订终身后花园,落难秀才中状元,奉旨完婚大团圆”的世俗模式。

《胭脂扣》一开始也是这样的经典描述: 富家公子十二少与风尘女子如花一见钟情并私订终身,因身份地位悬殊遭到男方家庭的反对。

然而最后却以悲剧落幕,她感叹世事多无常人性太复杂:“这便是爱情:大概是一千万人之中,才有一双梁祝,才可以化蝶。

”李碧华的《青蛇》,对有情有义的小青和一往情深的许仙形象,作了大胆改写。

李碧华的神话故事《青蛇》脱胎《白蛇传》,但许仙变坏了。

不同于民间故事《白蛇传》,法海是铁石心肠的老和尚,只一意孤行棒打鸳鸯,许仙不再是传统的男性形象,反而是懦弱、背叛的渣男俗人。

李碧华用奇幻、轮回的虚幻元素,游离于历史与现实间,以“桥是断肠桥,塔是伤心塔” 周星驰式的无厘头语言开篇,讲述了一个缠绵悱恻的爱情故事。

白蛇与青蛇不因报恩而接近许仙,而是误吃了吕洞宾的七情六欲丸,开始向往人类的美好感情。

想当年,两条自由自在的蛇儿,不沾人间习俗风尘,身是身,发是发,一般的面貌。

然而问世间情为何物,直叫人生死相许?白蛇忘了她那千年的功力练成的理性,也许它一早溜了出来,离开她的身子跑到大石后面,提笔练习书写一个“情”字,熏神染骨,误尽了苍生。

所以白蛇喜欢上许仙,不嫌他寄人篱下无房无车,主动加不计回报的付出。

她又出钱又出力帮他创业,毕竟人和蛇都其实为原始的动物 ,爱情不是太我,便是太他。

结果呢,二蛇相继爱上了美少年许仙,并不知“那是一种——叫女人伤心的同类”,一见许郎误终生。

“五百岁的蛇,地位比一千岁的蛇低,但一千岁的蛇,地位又比才一岁的人低。

”许仙非神话中原本善良的男子,左右吃定负情负义。

他既贪恋白蛇的美貌,同时又希望拥有小青。

在白素贞被法海施法生死关头,只顾保全自己临阵脱逃,辜负了对他情深一片的女人。

《青蛇》剧照情天是女娲补的,恨海是精卫填的。

小青,人间的规矩,是从一而终,你还是另外挑一个自己喜欢的,一个身边没有女人的男人吧。

”五百年的友谊瓜皮艇说翻就翻,即使他并不好,但他俩没遇上更好的。

两条蛇都以为自己稳操胜券,都以为男人只爱她一个 。

”根本忘记了,自己也是“孽畜”呢。

也许应该听法海的,回去再修一千数百年,炼成正果才是。

百年修的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求爱的白蛇,变成了低眉顺眼的白素贞,自言自语说:“你看,这里有一丛花,我说最爱的是那一朵。

”《青蛇》剧照枉她千织万纺,末了只余一根断线,唯一的愿望是“孩子有父亲”,担起这人间母亲的责任, 做一个真正的女人。

所以断桥边他在她耳畔软语,便原谅了她。

”直叫世间女子六神无主,一时间整条断桥,整个都是他的软语,含蓄的威胁在空气里荡漾开来了。

古人的妻子,都“敢谓素姻中馈事,也曾攻读内则篇”。

一个女子无论长得多美丽,前途多灿烂,要不成了皇后,要不成了名妓,要不成了一个才气横溢的词人李清照…

然而,她们的一生似乎都不太快乐。

白蛇豁出去了,不过想要一个平凡的女子快乐:只成了,却不必承担命运上诡秘与凄艳的煎熬。

老实说做蛇才有这自由,人是修不到的,要面的,对都是不愿意面对的,连懒惰都不敢。

而妖精要的是缠绵:有做快乐事,不问是劫是缘。

求情的青蛇理性,一味索取,不懂得付出却不能像白蛇那样去爱。

原本她和法海一样不懂爱,她看穿了许仙的虚伪,自私,贪婪,在得手后退出,懂得了为人的责任,失去的痛苦中学会了爱人。

小青杀死了负心的许仙,懵懂无知的少女因法海而明白,什么是爱。

《青蛇》剧照李碧华与张爱玲徐克的电影《青蛇》,弱化了姐妹之间的戾气、竞争,让小青的形象更加可爱唯美。

她加重小青与法海的戏分,一个年帅青气的捉妖人,媚惑性感的王祖贤张曼玉,"扭啊扭——”留下永恒的经典,或更能表现李碧华关于这场人蛇之恋的注解。

正如李碧华在《青蛇》中致敬张爱玲的"红攻瑰与白玫瑰"说道:“每个男人,都希望他生命中有两个女人:白蛇和青蛇。

同期的,相间的,点缀他荒芜的命运。

——只是,当他得到白蛇,她渐渐成了朱门旁惨白的余灰;那青蛇,却是树顶青翠欲滴爽脆刮辣的嫩叶子。

到他得了青蛇,她反是百子柜中闷绿的山草药;而白蛇,抬尽了头方见天际皑皑飘飞柔情万缕新雪花。

可是 李碧华还说:每个女人,也希望她生命中有两个男人:许仙和法海。

是的,法海是用尽千方百计博他偶一欢心的金漆神像,生世位候他稍假词色,仰之弥高;许仙是依依挽手,细细画眉的美少年,给你讲最好听的话语来熨帖心灵。

——但只因到手了,他没一句话说得准,没一个动作硬朗。

”人性从来如此:得不到痛苦,得到了又无聊。

京剧《白蛇传》雷峰塔倒了,白蛇出世,苦海无边,回头是岸。

半生误我是痴情,从此素贞不看一切的伞,一切的扇,一切的瓜皮小艇,一切的小许仙,感情一贫如洗。


以上是文章"

正如李碧华在《青蛇》中致敬张爱玲的"红攻瑰与白玫瑰"说道:“每个男

"的内容,欢迎阅读石头游戏网的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