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跟王维表达的心理活动还是不一样的,当你意识到「不敢问」

简介: 这跟王维表达的心理活动还是不一样的,当你意识到「不敢问」,其实此时你慢慢恢复理性,慢慢在掌握自身的状态、建设好心理。

欧丽娟举了她老师的例子,来理解这个心理活动。

不是因为故乡的情况不重要,不是自己不关心故乡的人们健康状况,而是重逢当下的自己还无法承担这些问题带来的结果,无论好坏。

所以,人们会在重逢的时候,用一个无痛无痒的问题来缓解情绪、进行心理建设,家乡是否来电不重要、冬天的花开没开不重要。

在弹幕看到这可能过分解读,但是如果有相同经历的话,应该能够感受到王维此时的心理活动,也佩服王维将这个瞬间的心理活动捕抓到了。

这跟王维表达的心理活动还是不一样的,当你意识到「不敢问」,其实此时你慢慢恢复理性,慢慢在掌握自身的状态、建设好心理。

王维描写的是心理活动的一瞬间,是人不知觉而产生的反应。

在遇故人产生的思乡过程中,从「寒梅著花未」、到「不敢问」,就到了「不敢说」丑奴儿 辛弃疾少年不识愁滋味,爱上层楼,爱上层楼,为赋新词强说愁。

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是真的没有语言可以表达「识尽」的忧愁味吗?

如果真的「识尽」了忧愁,你不会不想说,把忧愁讲出来了心理多少会舒服一些,而处于痛苦状况的人们,只要减轻一点都会愿意做的。

欧丽娟举了祥林嫂的例子,祥林嫂逢人会诉说自己的丧子之痛,可是到了最后祥林嫂也不说了,不识字的她还是察觉到了周围人的烦厌和唾弃,她不是王维,但也捕抓到了人们笑声的冰冷。

这或许不全是辛弃疾为什么「欲说还休」 的原因,但也是因为辛弃疾知道周围的人无法感受到他那「识尽忧愁味」。

无论对方是回答什么内容,都会给自己带来更多的痛苦。

因为对方没有经过,或者对方经历过但是此时无法体会到你所经历的一切。

这世界本来就不存在感同身受这一说,人永远不会为到不在自己身上的伤口而感觉到疼痛。

或许当你说出来你的「忧愁味」,对方可能劝你看开、对方可能觉得并不重要,更有可能对方只是将你这份疼痛作为一个引子,一个能够转换成诉说自己痛苦的引子。

因为,每一个人都渴望讨论自己,或是讨论自己感兴趣的话题。

因为每个人都想讨论自己,而无法感受到对方的感受,从而自己得不到感同身受的认同感,孤独感就从此而生。

更或者,当你回到家,对着你那更亲密的对象、更信任的对象,如父母、另一半诉说时,可是却不被关系、理解,当你意识到要自己去面对种种困难的时候,只有自己在面对这份孤独的时候,可能任意一件事都是压垮你的稻草。

要明白,此时的孤独不是因为你亲密对象的自私,不是你身边的人不爱你了,而是每个人同理心是有限的,更何况同理心是一份很难得的能力。

欧丽娟很喜欢的一首诗是这么说的:两个囚犯同时望向窗外,一个看到的是星辰,而一个看到的是泥泞。

你的处境一样,但是你可以决定你要仰望永恒的星辰,还是要颓丧地低头沉浮,看到满地污秽的泥泞,这其实是我们自己可以决定的。


以上是文章"

这跟王维表达的心理活动还是不一样的,当你意识到「不敢问」

"的内容,欢迎阅读石头游戏网的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