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曾祺也说,自己认为芦蒿“极清香”

简介: 汪曾祺也说,自己认为芦蒿“极清香”,实质上很不具体。

芦蒿一般长在沼泽边,和蓬蒿、茼蒿之类的其他蒿类不同,芦蒿取的只是叶杆部分。

有地方也叫“蓠蒿芽”,其实一个东西。

味道奇异,和油炸的臭豆腐、螺蛳粉里的酸笋一样,是甲之蜜糖乙之砒霜,很难形容说是香或者臭,勉强可以用浓郁来说。

汪曾祺也说,自己认为芦蒿“极清香”,实质上很不具体。

嗅觉和味觉是很难比方,无法具体的。

我所谓“清香”,即食时如坐在河边闻到新涨的春水的气味。

很多人知道芦蒿,大多因为苏东坡的诗《惠崇〈春江晚景〉》:“竹外桃花三两枝,春江水暖鸭先知。

”桃花、鸭子、河豚和芦蒿芦芽一起,莫名会勾起食欲,也意外将诗句记得牢靠。

彼时,芦蒿在指尖被指甲轻轻滑过,然后巧劲一使,茎或者杆发出“蹦”的脆响,再紧接着溅一手的细密水汽,尤其过瘾。

我猜,和喜欢捏气泡袋而迸发出的某种过瘾有异曲同工之妙。

因此,喜欢芦蒿的人多,我并不觉得惊讶,毕竟能带来快感的蔬菜不多了。

一般做法是腊肉先入锅,炒至透明,再下芦蒿快炒即可,是很家常的快手菜。

也可以炒香干,类似的做法,也很下饭好吃。

嫩脆的芦蒿裹一层腊肉的荤油,入口脆爽不寡淡,和着腊肉的烟熏气一起,爆发出一种蓬勃的野性香气。

都说红楼梦里的丫环嘴巴叼,那也忘不了平日里炒些芦蒿来吃,独见其魅力不可挡。

前日春燕来,说‘晴雯姐姐要吃芦蒿’,你怎么忙的还问肉炒还是鸡炒?

春燕说‘荤的因不好才叫你炒个面筋的,少搁油才好’。

你忙得倒说‘自已发昏’,赶着洗手炒了,狗颠屁股儿似的亲自捧了去。


以上是文章"

汪曾祺也说,自己认为芦蒿“极清香”

"的内容,欢迎阅读石头游戏网的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