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后毅然上路,走到洛阳时

简介: 然后毅然上路,走到洛阳时,东都留守郑叔则极力挽留颜真卿,让他在此延迟数日等待局势变化,颜真卿谢绝了他的好意,说道虽然卢杞从中弄事,但这是圣旨,我拼将一死也算为大

大唐安史之乱后,国事衰弱,外有藩镇割据,内有宦官专权,唐代宗死后长子李适继位,为德宗皇帝,德宗想要振作一番,削河北三镇却被藩镇打败,弄得扫地,他任用卢杞为相,从此天下更是迭起,卢杞,是开元名相卢怀慎的孙子,但他和祖父截然不同,他外貌丑陋,獐鼻鼠目,面色赤青,有些像阴司的小鬼,平日里卢杞吃粗茶淡饭穿的也是简朴异常,大家都说他尽得祖父卢怀慎所传之简朴家风,靠这些他博得了清廉之名,但朝廷里有一个人却对他看得很透彻,那就是汾阳王郭子仪,卢杞担任御史中丞的时候,当时郭子仪生病,大臣们都去看望他。

郭子仪为人随和,别人来的时候他从不让姬妾回避。

卢杞走后,家里人问他为什么要这样做,郭子仪回答:“卢杞这个人面目丑陋而心胸狭窄,她们看到他那张脸肯定会发笑,这样就得罪了他。

不久卢杞升任宰相,深得德宗皇帝信任,事事问计与他,卢杞在任上做的则是排除异己,凡是能威胁到他权力地位之人全要尽力除掉,宰相杨炎因为卢杞长得丑,品行不好,一直看不起他,卢杞想方设法陷害他,最后杨炎发配到崖州死在那里,德宗想再选一位右丞相,卢杞推荐了吏部侍郎的关播,关播最大的优点就是听话,特别是听卢杞的话,而且大会小会从不,为他马首是瞻,这样卢杞掌控了朝政,但是朝廷里他最恨的人还在,他要想方设法除掉此人,这人就是四朝元老颜真卿,卢杞擅长书法,写出的字很有二王之风,但他的书法没人喜欢,世人都推崇颜真卿的书法,这让他的小心眼里很不舒服,他的父亲卢奕在安史之乱时在河北和颜真卿的哥哥颜杲卿死守常山最后城破被杀,颜真卿一直拿卢杞当子侄对待,看到他犯错直言批评,这让当了宰相的卢杞心里更加忿忿不平,他多次暗示颜真卿想让他外放,颜真卿找到卢杞,对他说:“当年你父亲卢奕的首级被安禄山派人送到平原的时候,他脸上全是血迹。

心里却想这个老不死的倚老卖老,我早晚要收拾你。

很快机会来了,淮宁节度使李希烈在河北诸藩的劝进下,自立为天下都、太尉、建兴王,随后起兵攻下汝州,已经被藩镇搞得焦头烂额的德宗皇帝赶紧请来了自己的“贤臣”卢杞问计,卢杞不慌不忙的应对道;太子太师老臣颜真卿可担此重任,德宗皇帝旋即下旨,命颜真卿前往许州宣慰李希烈。

所有人都知道去劝李希烈罢兵就是送死,卢杞这么做就是想要颜真卿的命,颜真卿当然也知道卢杞的用意,此时已经76岁的他早已置生死于肚外,临行前他给儿子留下了遗言,奉家庙,抚诸孤。

然后毅然上路,走到洛阳时,东都留守郑叔则极力挽留颜真卿,让他在此延迟数日等待局势变化,颜真卿谢绝了他的好意,说道虽然卢杞从中弄事,但这是圣旨,我拼将一死也算为大唐尽最后一份忠心,颜真卿到了许州,见到李希烈后,在他的大剑之下从容不迫的宣读了圣旨,此时的李希烈把皇帝的圣旨已经当成了手纸,他已经准备自己做皇帝了,朱滔、王武俊、田悦、李纳四镇节度使相继来到许州劝进,但李希烈想拉上颜真卿一起拥戴自己,邀请被软禁的颜真卿一起赴宴,四节度使都劝说,老太师如今皇帝昏暗,重用奸臣,能臣干将功高不赏,反而担心受到诛戮,如今建兴王顺应天命,登帝位,以有道伐无道,犹如成汤放桀,武王伐纣,老太师如果愿意就是开国宰相,到时可与我等永保富贵颜真卿冷笑着说“我没看见武王伐纣,却看到四凶在助纣为虐,你们难道没听说过那个痛骂安禄山而死的颜杲卿吗?

”四节度使被驳的哑口无言,李希烈则勃然大怒,命人挖坑要活埋他,但颜真卿却坦然处之说道,大帅不必费事只要给我一把宝剑就可以了,李希烈看恐吓无用,也不想落个杀害忠良的恶名,将颜真卿次软禁了起来,此后他软硬兼施想劝颜真卿投靠自己,但未能得逞,在被囚禁一年半后,李希烈兵败如山倒,他迁怒与颜真卿将其缢杀于蔡州,七十七岁的大唐老臣白首陷贼,转过了年李希烈被杀,德宗为颜真卿举哀,辍朝五日,追赠司徒,谥号“文忠”。

而害他的奸相卢杞则继续在朝廷用事,终于酿成大祸,数镇节度使叛乱,将德宗赶出了长安,节度使李怀光狭兵要挟德宗赶走了卢杞,他为新州司马,但叛乱平定后德宗又想启用他,但朝臣听说后对卢杞复职群起而攻之,德宗皇帝知道众怒不可犯,吓的再也不敢启用他,将他改任澧州别驾,一代奸臣死于此地。


以上是文章"

然后毅然上路,走到洛阳时

"的内容,欢迎阅读石头游戏网的其它文章